历史

阿斯顿·马丁大奖赛的传统历程

1920年代

咆哮20年代

阿斯顿·马丁的共同创始人之一Lionel Martin从执掌这家新生跑车公司伊始,便梦想着与合伙人Robert Bamford合力让阿斯顿·马丁享誉大奖赛。

 

阿斯顿·马丁因在英国登山赛中的辉煌战绩而声名鹊起,Lionel本人亦亲自驾驶自己的赛车斩获多项桂冠,但他深知竞争激烈的欧洲大奖赛将会给阿斯顿·马丁带来他们所渴望的更广泛声誉。

 

在“咆哮20年代”之初,Martin结识了一位年轻赛车手Louis Zborowski伯爵,这使得他的梦想距离现实又迈进了一步。家财丰厚的Zborowski是一位波兰伯爵与一位美国女继承人的儿子,对速度情有独钟并充满对赛车运动的热望。

 

即便放在当下,Zborowski亦能轻松地跻身亿万富翁之列。他拥有充足的可用资金,再加上他曾经作为数辆阿斯顿·马丁早期侧置气门开轮式赛车的车手,这使得他具备足够的信心委托阿斯顿·马丁生产两辆赛车,而不仅仅是一辆。

 

Zborowski与Lionel Martin及其团队商定了一项计划:制造两辆赛车参加1922年曼岛旅游者杯赛(Isle of Man TT)。他为此豪掷在当时算得上是巨资的一万英镑,不仅足以制造两辆赛车,还用来研制了全新16气门双顶置凸轮轴四缸赛车发动机。

 

首辆阿斯顿·马丁大奖赛赛车搭载这款1486毫升发动机,4200转/分钟时输出约55制动马力,功率强劲。车重750公斤,最高时速137公里/小时,双座椅配置。根据当年大奖赛规定,其中一个座椅偏置,以便车队重要成员随车机械师用手动泵给油箱加压。

 

这辆赛车沿着公路行驶并抵达参赛场地,即便以当今标准,亦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

与阿斯顿·马丁一样,这款发动机本身也颇具传奇性。虽说在1922年,16气门赛车发动机已成功研发了好几年,标致、布加迪和阿尔法均研发了大容量的16气门发动机,投身于各项赛事和竞速活动,但阿斯顿·马丁动力装置的起源显然要精彩得多。

 

Zborowski伯爵的一位挚友兼赛车手Clive Gallop结识了标致工程师Marcel Gremillion。这位才华横溢的法国人曾经是发动机设计大师Ernest Henry的学生,后者当时正任职于Ballot公司。

 

Gremillion劝说Henry把3.0公升Ballot发动机的详细参数告诉他。Henry索性将图纸一撕两半,Gremillion随后依此设计出Bamford & Martin单凸轮轴16气门发动机的下半部分,据说这换来了一大袋金币!

 

随着图纸一撕两半,Henry设计的3.0公升发动机因此成为了Bamford & Martin的1.5公升单凸轮轴16气门发动机。

大奖赛首秀

尽管TT1和TT2底盘的赛车原本计划于1922年6月22日参加曼岛旅游者杯赛,但苦于时间紧迫,车队无法准备就绪。因此,车队决定让这两辆赛车于7月15日,在斯特拉斯堡举行的2.0公升级法国大奖赛上首次亮相。此役标志着阿斯顿·马丁首次参加大奖赛。

 

Zborowski伯爵驾驶TT1底盘的赛车,Len Martin(与我们的创始人无亲属关系)作为机械师;Clive Gallop则驾驶TT2底盘的赛车,他的机械师名叫H.J. Bentley(亦与宾利创始人无亲属关系)。

 

冥冥之中,兴许是因发动机容量达不到比赛要求而动力不足,再加上匆忙研发和应赛事要求携带压载物,两辆赛车均因发动机故障而退赛。不过,对于这支来自肯辛顿阿宾顿路的新车队而言,这次经历足以令他们兴奋不已,从而继续大奖赛冒险之旅。

 

TT赛车起初是在仓促之中制造,但逐渐得以完善,在随后的岁月里,他们多次登上领奖台,其中包括1922年在维拉弗兰卡赛道举行的佩尼亚林大奖赛上夺得亚军。翌年,车队在同一赛事中再次夺得亚军,并于同年在布洛涅大奖赛上夺得季军。

 

似乎是难以逃避的命运,Zborowski伯爵于1924年不幸在一次赛事中丧生,这标志了阿斯顿·马丁在顶级赛车运动中的首个征程就此逐步告终。尽管我们的赛车在独立车队参赛的赛事中多次取胜,然而当阿斯顿·马丁作为厂队再次光耀大奖赛,时光匆匆又是二十载。

1940年代

神勇车手“Jock”

尽管严格来说,1946年比利时跑车大奖赛兴许并不属于“顶级”赛事,但以阿斯顿·马丁的赛车雄心而言,完全值得一提。

 

以当今尖端技术和不懈发展的标准来看,赛车运动在战后不久便风靡欧洲绝非偶然。二战结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许多参与争夺荣誉的赛车都不是全新的,这亦在情理之中。

 

战前的阿斯顿·马丁“Speed车型”赛车仍具竞争力,因此见到如今享誉天下的1936年款阿斯顿·马丁2.0公升跑车参加1946年比利时跑车大奖赛亦无须震惊。此项赛事于6月16日在布鲁塞尔坎布雷公园(Bois De La Cambre)附近的临时公路赛道举行。

 

此次比赛中,驾驶赛车的是阿斯顿·马丁有史以来最出彩的人物之一:St John Ratcliffe Stewart Horsfall,即家喻户晓的神勇车手“Jock”。

 

Jock出生于富裕家庭中的六个男孩之一。他自小便迷恋汽车,并于1934年购买了人生中的首辆阿斯顿·马丁,当时只有24岁。身为一名成功的股票经纪人,Horsfall迅速成为阿斯顿·马丁“家族”的一员,并在研发和测试方面给予了莫大帮助。

 

战时,Horsfall效力于军情五处,在他的各种任务中有一项便是驾车运送军情五处的官员和特工、双面间谍以及被俘的敌方间谍,而且需要极为迅速地从一个地方开到另外一个地方。Horsfall患有散光和高度近视,却不喜欢戴眼镜来矫正视力,能圆满完成这些任务便更显不凡。

 

他还参与海军驻地和机场的安保测试,掌握了大量绝密信息。当然,他最著名的“秘密”行动是在“肉糜行动”中担任司机——1943年,盟军成功欺骗了轴心国军队,顺利入侵西西里岛。

 

有趣的是,据信这次秘密行动的灵感源自一份撰写于1939年并详细介绍了敌人欺骗战术的备忘录,而撰写人则是英国皇家海军情报处处长约翰·戈弗雷少将及其私人助手:著名的伊恩·弗莱明少校。

 

在战后的比利时跑车大奖赛中,Jock驾驶自己的赛车超越众多Frazer Nash、宝马和Alvis对手,率先冲过终点黑白格旗,成就了一场“老爷车”夺冠的经典战役。

 

这辆赛车搭载1950毫升顶置凸轮轴四缸发动机,输出功率约为125制动马力,重量约800公斤。凭借“阿尔斯特风格”敞篷车身、双座椅和独立车翼,其最高车速可达193公里/小时。

 

比利时之役夺魁兴许不是Horsfall的至上荣誉。三年之后,他以私人车手的身份,驾驶阿斯顿·马丁Speed车型赛车在1949年斯帕24小时耐力赛中取得同级别第二名和总成绩第四名的佳绩。这一成就如此瞩目,在于尽管可用Paul Frère来轮流驾驶,但Horsfall选择独自一人驾驶赛车24小时完成整场比赛。

 

遗憾的是,四个多星期之后,Horsfall在英国银石赛道举行的1949年BRDC国际奖杯赛中因赛车事故而丧生。他在阿斯顿·马丁车主和车迷圈子中的声望甚高,阿斯顿·马丁车主俱乐部更是每年都会组织一场纪念他的比赛:St. John Horsfall纪念杯赛。

1950年代

魅力愈增

对于阿斯顿·马丁而言,1950年代令人心潮澎湃。公司所有者David Brown爵士于1947年收购了公司,同年末又收购了拉共达品牌,他稳步研制造型精美的英伦跑车,品牌魅力与日俱增。

 

David爵士认识到赛车运动对阿斯顿·马丁的商业成功至关重要。1955年,他制定了一项大胆计划:研制在世界跑车锦标赛和刚诞生不久的F1世界锦标赛之中能与最强对手一较高下的赛车。

 

汽车历史书中往往着眼于勒芒大赛冠军车型DBR1和之前DB3S的非凡成就,但最初的单座赛车DP155可谓是阿斯顿·马丁一次宝贵的学习机会,亦是之后1950年代大奖赛赛车的雏形。在这个计划之外,David爵士还开始研发全新发动机和全新公路车型设计,成就了后来的DB4。

 

阿斯顿·马丁DBR4遂应运而生。该车型早在1957年便开始测试,直到1959年5月才在银石赛道举行的BRDC国际奖杯赛上首次亮相正式比赛。此项赛事是按照F1规则举办。

 

两辆赛车参加了比赛:1号赛车由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Roy Salvadori驾驶,紧随驾驶Cooper-Climax T51赛车的Jack Brabham,令人信服地夺得亚军。DBR4/250是一台256制动马力的空间架构单座赛车,重量为575公斤,并搭载了基本设计与DBR1跑车发动机相同的2493毫升干油底壳六缸RB 250发动机。

 

尽管当时力邀了包括Salvadori和Carroll Shelby在内的一些明星车手驾驶,但搭载前置发动机的DBR4无法与全新中置发动机车型匹敌,因此未能于F1赛事中再现其姐妹车型DBR1在跑车领域取得的傲人成就。在其后续车型DBR5的首次亮相黯然失色之后,阿斯顿·马丁于1960年退出了顶级单座赛车运动。

2010年代

重返F1赛道

在中断了近半个世纪之后,作为红牛车队的冠名赞助商和技术合作伙伴,我们的阿斯顿·马丁之翼于近年重返世界各地的F1赛车场。这种合作关系亦催生了非凡的阿斯顿·马丁“战神”Valkyrie超级跑车,其将于2021年投产。

 

该豪华品牌正忙着准备携阿斯顿·马丁F1™车队于2021年重返赛道起跑线,这将是阿斯顿·马丁60余年来首次参加F1™正式比赛,延续创始人Lionel Martin和Robert Bamford开创的非凡传奇。

 

阿斯顿·马丁执行主席Lawrence Stroll表示:“F1™赛车运动自创办以来便一直精彩纷呈且活力无限。阿斯顿·马丁之名的再次出现,对于所有为这一伟大英伦跑车品牌而辛勤耕耘的我们而言,都是一个真正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 

阿斯顿·马丁驶上F1™赛道起跑线乃实至名归,这是品牌发展必由之路。我深信,我们赛车史上的这一新篇章,定会让全球阿斯顿·马丁车迷兴奋不已,而对F1™赛车运动来说亦是如此。”